“釘釘”上的醫院:數字醫聯體創新浪潮的推動與見證
來源: 動脈網 作者: 原創 牟磊 2021年03月26日 16:11
2017年4月26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和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全面啟動多種形式的醫聯體建設試點,三級公立醫院要全部參與并發揮引領作用,到2020年,在總結試點經驗的基礎上,全面推進醫聯體建設,形成較為完善的醫聯體政策體系。

“釘釘”上的醫院:數字醫聯體創新浪潮的推動與見證

 2017年4月26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和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全面啟動多種形式的醫聯體建設試點,三級公立醫院要全部參與并發揮引領作用,到2020年,在總結試點經驗的基礎上,全面推進醫聯體建設,形成較為完善的醫聯體政策體系。

 所謂醫聯體,是旨在整合區域內醫療資源,促進優質醫療資源下沉,是提升基層醫療服務能力,完善醫療服務體系的重要舉措,是推動構建“分級診療、急慢分治、雙向轉診、資源共享診療”模式的重要內容,能有效解決群眾看病就醫問題。

 

近年來,在政策和疫情的雙輪驅動下,各地的醫聯體建設如火如荼,其中“江浙”兩地發展速度最快,已率先走在全國前列。截至2018年年底,浙江省共建有526個醫聯體,實現了“三個全覆蓋”,即100%的三級醫院參與、100%的縣域建立了醫聯體、100%的鄉鎮村醫療實現了醫聯體的覆蓋。而緊隨其后的江蘇省共建立了314個醫聯體,也實現了100%的三級醫院的共同參與和建設。

 

在“江浙”的輻射帶動下,全國其他地區也在加速醫聯體的建設,并根據自身情況打造了不同的服務模式,建立了差異化的運行機制。

 

以湖南省為例,2020年年底,全省已建立各種形式的“醫聯體”612個,全省共組建家庭醫生團隊1.65萬個,通過“縱向幫扶、上下聯動、資源共享”三大核心支點,積極構建醫療衛生服務新體系。

 

那么具體到醫療機構本身,又是如何打造“醫聯體”模式的呢?

 

株洲市中心醫院:向“流程化”、“規劃化”、“數字化”邁進


株洲市中心醫院是株洲市最大的三級甲等醫院,也是全國首批公立醫院改革的先行者醫院。作為株洲市醫聯體建設的核心組成部分,株洲市中心醫院高度重視醫聯體建設,并專門設立“醫聯體辦公室”,安排專職人員對醫聯體建設進行規范化管理。

 

發展至今,株洲市中心醫院已經在醫聯體建設上取得了巨大成效,并成為其重要抓手,推動醫院逐漸向“流程化”、“規劃化”、“數字化”邁進。具體而言,株洲市中心醫院是如何打通醫聯體模式的呢?

 

一是積極構建多種形式的醫聯體。“醫聯體”共有四大模式,分別是“城市醫療集團”、“縣域醫共體”、“跨區域專科聯盟”、“遠程醫療協作網”,而作為地市級三甲醫院,株洲市中心醫院在此基礎上,既向上聯也向下聯,不斷探索新型醫聯體模式。

 

二是加深與民營醫院、專科醫院的鏈接。在醫聯體的模式打造上,株洲市中心醫院不僅與傳統上的公立醫院進行高效對接,還積極與民營醫院、專科醫院建立良好的合作關系。而在具體路徑上,株洲市中心醫院不只是形式上的“聯”,在業務上和管理上也有不同程度的“聯”,共同推進區域醫聯體的智能化建設。

 

三是積極助推可持續發展的醫聯體。醫聯體建設并非是株洲市中心醫院短時期的工作目標,而是基于醫院頂層建設的長期未來規劃,并已經在制度方面、學科建設深層次方面、人才隊伍建設方面快速發力,打通了一條可持續發展的路徑。

 

四是利用信息平臺打造數字醫聯體建設。在整個醫聯體建設的進程中,除了打牢“線下”生態基底,“線上”平臺的引入同樣重要。2020年,株洲市中心醫院與釘釘進行合作,依托于其高效化配置,株洲市中心醫院服務體系已趨于完善,并在實際運用過程中成效明顯,深受用戶歡迎。

 

“株洲模式”:病人轉上去,名醫請下來


醫聯體是深化公立醫院改革的一項重要舉措,自去年7月以來,湖南省株洲市中心醫院以阿里釘釘平臺為底座,推動全市醫聯體的數字化升級,半年內雙向轉診人數大幅增長超過15倍;名醫按需下沉,為近2千名病患提供上門服務,實現了雙向轉診、分級診療與資源共享的醫聯體功能,摸索出了一套醫聯體創新發展的“株洲模式”。

 

株洲市中心醫院副院長李文燦介紹,在數字化賦能之下,株洲市醫聯體的成員單位現已增至41家,覆蓋全市四縣六區,各院醫生基于統一數字化平臺快速流轉信息、匹配資源,“病人轉上去”、“名醫請下來”,高效、精準、高質量地服務全域百姓看病就醫。

 

圖片 株洲市中心醫院副院長李文燦

 

1、“病人轉上去”:41家醫療機構連接成網 轉診病人15分鐘入住中心醫院


 “真是太方便了!從炎陵縣開車到株洲要三個多小時,去一趟不容易。縣里和市里的醫生在手機上幫我們全部對接好了,我把父親送到醫院后,辦手續、掛號、入住,整個過程只花了15分鐘左右。這在以前是難以想象的。”廖雄說。

 

廖雄是株洲市炎陵縣居民,在親身體驗醫聯體的在線轉診服務后,他贊不絕口。稱贊來自對比,廖雄告訴媒體,父親今年69歲,患有呼吸不暢的頑疾,他前些年曾帶老人到大城市求醫。“去過一次就不敢再去了”,廖雄說,“光是掛號就等了3個多小時。”

 

前陣子,廖父又出現肺部不適,住進了炎陵縣人民醫院,主治醫生是達媚。廖父同時患有心臟病,年齡大、多病種,病情比較復雜,可能需要動手術,達媚建議轉到條件更好的株洲市中心醫院。家人接受意見后,達媚掏出手機,打開釘釘上的數字醫聯體平臺,輸入信息、上傳資料,為廖父申請轉診;20分鐘后,株洲市中心醫院在平臺上回復“有床位”,確認接收。廖父3月15日入住株洲市中心醫院,在接受為期8天的治療后恢復情況良好,已經順利出院。

 

達媚醫生操作的數字醫聯體平臺由株洲市中心醫院牽頭打造,以中心醫院為樞紐,全市已有41家成員機構的各科室在釘釘APP上連接成網,各科室均設“醫聯體專干”,醫生們在手機上動動手指,就能為病人操作分級診療,對接醫療資源。

 

達媚告訴媒體:“以前醫生要把病人轉到株洲市里,主要靠打電話找熟人,打聽有沒有空床位;如果沒熟人,就只能叫病人自己想辦法。診斷資料也只能叫病人自己帶過去,會出現遺失的情況。啟用釘釘數字醫聯體平臺后,醫院之間實現了數據互通,轉診終于有了明確規范和自動化流程,我們操作起了也便捷、高效了許多。”

 

據達媚介紹,向上轉診主要涉及兩類情況,一是疑難雜癥,二是本院硬件條件不足,在商量溝通后,最終由病人決定是否轉診。


圖片

株洲市數字醫聯體的釘釘工作臺主頁

 

2、“名醫請下來”:數字化平臺激活醫聯體 名醫在線“接單”下沉送醫


株洲市中心醫院醫務科科長陳迅表示,數字化升級為株洲市醫聯體帶來了更強的連接能力和更便利的操作體驗,“數據多跑腿”換來“病人少跑腿”,醫聯體各項主要指標有了質的提升:平臺啟用后,醫聯體半年雙向轉診數增長超過15倍;中心醫院的核磁、彩超、CT、PETCT等設備為基層百姓開辟“綠色通道”,實現了優質資源的效用最大化。中心醫院半年內有181人次的名醫在線“接單”,受邀下基層送醫上門,坐診、會診、查房、做手術、開展知識講座等,服務病患1772名。


圖片

 株洲市中心醫院醫務科科長陳迅

 

易波是株洲市中心醫院肝膽胰外科醫生,他告訴媒體,釘釘數字醫聯體平臺上線以后,醫生下沉服務一改以往的無序狀態,被納入了規范化管理,大大提高了醫生之間的協同效率。各科室均選拔業務骨干,成立“資源下沉專家小組”,他是小組成員,也是積極分子。

 

常有區縣醫院同行在線求助,發送疑難雜癥患者的病情資料,請他前往當地會診、做手術。易波每月通常下基層2~3次,自駕車到攸縣、炎陵等地醫院送醫上門,一去就是一整天;每次去都爭分奪秒,坐診服務6~10人,做手術1~3臺,并與當地醫生一起查房。他透露,就他的專業領域而言,基層醫院常見的疑難雜癥包括急性膽囊炎、膽管結石等,重癥膽管炎如不及時處理,會危及病人生命。


圖片

株洲市中心醫院肝膽胰外科醫生易波

 

“基層醫院技術、經驗有所不足,我過去后如果能幫著一起解決問題,特別有成就感。”易波說。他做手術時,當地同行在旁觀摩,在他看來,一起查房、一起做手術是很好的業務交流形式,有助于基層醫療水平的提升,也有助于同行之間相互了解與信任。醫聯體內部形成了一個個專科聯盟,中心醫院根據成員單位的申請,半年內舉辦各類學術講座22場,有效增進了各個專科聯盟的凝聚和協作。

 

在談到醫聯體建設的“株洲模式”時,李文燦總結說,在牽頭建設株洲市醫聯體的過程中,中心醫院穩扎穩打、層層推進,先理解政策、建立制度、成立機構、疏理流程、規范操作,練好基本功,再研究啟用互聯網基礎設施,利用線上高效連接推動線下業務落地,最終實現了醫聯體各項工作的破局。

 

“釘釘”如何賦能數字醫聯體建設


近年來,隨著醫聯體建設的不斷推進,國內多家數字化企業已經入局市場之中,并從不同維度建立起了個性化的運行模式。那么對于釘釘而言,作為一個屬性平臺,它的目標是建立醫療健康行業生態和標準的推動者,主要解決組織、人連接的協同能力,從而提升醫院整體運行效率,為“群眾看病難”打通“最后一公里”。

 

具體而言,釘釘將圍繞四大核心板塊進行打造,一是醫院端內部管理,彌補醫院在管理的缺少,主要包括辦公、會議、遠程診療、在線會診閱片、在線學習培訓考試,提供碎片學習等;二是基于釘釘平臺屬性,提供院間醫療資源合作協同;三是作為底層技術開發平臺的生態連接器,當院方提出需求時,找到在院內已經對接過的解決方案伙伴;四是打造釘釘和阿里云生態,共建“云釘一體化”,阿里云負責區域醫療云計算,釘釘負責院內數字化運營生態。

 

目前,釘釘已在全國各大醫院進行模式探索,而株洲市中心醫院則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基于未來,釘釘還將不斷總結成功經驗,潛心打磨技術產品,集中打造一個線上的生態圈平臺和陣地,為我國數字醫聯體建設賦能。

本文著作權屬原創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場。我們轉載此文出于傳播更多資訊之目的,如涉著作權事宜請聯系刪除。